挽九-初一开学党取关请随意

你好啊,我是挽九,可以叫我九九/挽九九。
就一个破写字的,懒癌晚期。
下面是很重要的CP介绍~!
→→文豪野犬cp←←
太中敦芥本命,偶尔吃all中也。
中也本命,中吹,中厨!
中也有那么好~!
→→刀剑乱舞cp←←
珠青三日鹤一药安清压切烛明萤髭膝。
笑面青江、鹤丸国永、药研藤四郎、萤丸本命~!
→→阴阳师cp←←
狗崽博晴鬼使白黑白黑童子阎判夜青连若。
妖狐、鬼使黑、般若本命~!

“杀了你”夏目漱石风翻译

“这个世界在下一秒后你的姓名为空。”
“请记住我的脸颊吧。”
“你的头颅结构是否与人不一样呢,真想看看呀~”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一只秃头的仓鼠:

阳光-懒癌ing:



抱抱月月w,要是真有人抄了我的文的话当众退圈(前提是有人抄的话)




脸盆鸟: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by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们,导演和“编剧”说,








用我们的镜头和“剧本”,








我们会来做牧师。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成年人”说,








若我不是“心智成熟”,








我将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反抄袭者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文化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律师说,








如果愿意付款,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为他加冕?








是我们,道德和底线说,








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








我们会为他加冕。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良知说,








站在良心的位置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政府说,








因为我足够有力,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原创者。








所有善良的人,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人性法庭,








抄袭者将受审判。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会来当执事?(又译: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又译:我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又译:谁来提供柩布?or谁来负责棺罩? )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又译:我们提供柩布。or我们来负责棺罩。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
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又译:麻雀将受审判, )
麻雀将受审判。(又译:在下回的鸟儿法庭。)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





【太中】渡鸦声声寒

/ooc预警
/文风突变
/复健期中,不好吃的粮
/短,真的特别短

中也啊,中也。
你养的那两只渡鸦,你还记得吗?黑羽毛黑眼睛的那两只,被我暗地里扔了无数次却依旧自己飞回来或者被你捡回来的那两只。
它们今天格外的吵闹呐,一声声的叫着,直叫到我心里。
果然,被吵吵闹闹的蠢蛞蝓养大的动物,也和你一样吵啊。

中也啊,中也。
我今天去了日本有名的枫叶林,无趣的很呐,它太美了,完美的令人心生忌惮而又不得不去吹捧它、赞美它。
它太美了,美的张狂跋扈,它也太红了,红的像你的血。
它虽美的张狂跋扈,但它远远不及你肩头的微长。

中也啊,中也。
我今天去海边了哦,要是你看到的话,肯定说我去跳海自杀了。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对的,只不过我要跳之前忽然止住这个想法。
你也不是没有见过我跳海。在我叛逃前,你一脸不耐烦的叼着根烟,在我快死了的时候,你才把我救上来。
我叛逃后,如果遇上你了,我便会撩拨你几句,于是,你按捺不住脾气一脚将我踹下海,又在我快死的时候救我上来,嘴里说着“果然不能让这混蛋如愿”之类话。

中也啊,中也。
我那天遇见了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人哦,中也。她有着蓝色的眼睛和橘色的发丝呢。
我和她是在海边遇见的哦。那时她刚和恋人分手呢,看见她的时候,她可是哭的很伤心的呢。
我应付这样的女人可是很有一套的啊。
我甜言蜜语几句外加一点小恩惠就把她轻松拿到手,嗯,真是天真的女人。
今天我和她分手了,她提出的分手,原因很搞笑——“太宰君是不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吧,我并不是很想当什么替代品,太宰君,分手吧。”
啊啊,真是天真的女人。我怎么会因为你而去找你的替代品呢啊。

……

中也啊,中也。
你养的那两只渡鸦,你还记不记得?如果你问我的想法,我当然是希望你不记得。
它们今天格外、格外的不寻常啊。
不仅没有像你这个蠢蛞蝓一样吵闹,而且呐,我透过它们的行动来看啊……它们可是非常、非常的不安呢。
偶尔叫几声,那声音也是非常凄凉而尖锐,就像夜晚被吓到的、可爱的女性们发出的尖叫。
直直的、叫进了我的心里了呢。
寒彻心脏。

我终于想起来了。
原来你早就死了。
不然你的渡鸦不可能在我这里。
于是我在渡鸦惊恐的声音中。
我饮弹自杀。

﹌﹌﹌﹌﹌﹌﹌﹌﹌﹌﹌﹌﹌﹌﹌﹌﹌﹌﹌
求红心蓝手!求评论啊啊啊!我真的会好好看评论的!

人间失格读后感(其一)

        名为叶藏的神 -------读《人间失格》有感
        如果你发现这个世界残酷,复杂以致难以忍受的时候,你是否会选择这种“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下去”的颓废性的人生哲学?
        总有人认为,叶藏,太宰治的缩影,是颓废,不堪的,“因为我更像一个丑陋的怪物,虽然很想普普通通地活得像个人,但社会却一直将我当做一个怪物。”他那样小心翼翼的活着,用所谓的处世之道教养出的做戏的习惯,伪笑着去迎合按理,合情,应该讨好的人,这个碰着棉花仿佛也会受伤的谦卑的人,只能用这种做戏的方式,保留他那颗圣洁纯粹的心。所以恰恰相反,《人间失格》描述的不是颓废的精神,而是极度的理想主义、因太过高尚而迎来破灭的理想主义。
        残缺的人丑陋,试图迈向完美,接近完美的人却只能迈向毁灭。因为他太过敏感纯粹,所以,注定孤独,注定,他迈向毁灭。
        他清晰的感知到这个世界的冰冷,他说:“人啊,明明一点儿也不了解对方,错看对方,却视彼此为独一无二的挚友,一生不解对方的真性情,待一方撒手西去,还要为其哭泣,念诵悼词。“相互轻蔑却又彼此来往,并一起自我作贱——这就是世上所谓“朋友”的真面目。”也许他的看法太过偏激,世人么,总是相信时间有真情和温暖的。可是我们都知道,一路,走走停停,所有人,聚散离合,最终,仍旧是孑然一生。没有人会将胸膛剖开,将躯体内的阴暗秘密全数交予他人,只是为了一生中那个短短的瞬间能够感到丝毫的被在乎的温暖,略微带些自弃意味的选择轻信。
        叶藏不愿意轻信,脆弱单纯的心灵岂能接受随时而来的打击。又或许因此,他总是站在世界之外观察着周遭的种种,“没有人在遭受别人责难与训斥时,还能愉快起来,但我却从人们生气的怒容中看到比狮子、鳄鱼、巨龙更可怕的动物本性。平时他们都将这些本性隐藏着,可一旦找到机会,就会像那些在草原上温文尔雅的牛,忽然甩动自己的尾巴抽死自己肚子上的牛虻。”
        他的感知,就如同神明,又或许他就是神明,如果真的有神不小心掉入人间,一定不会像任何宗教里所描述的救世主那样圣洁、坚强、慈悲,而是像他这般这样阴暗、扭曲、脆弱,又在自己的领域里固执执着。
        他缺少人类跟动物共有的最根本的执念、对于生存的欲望。在他父亲问他想要什么时,他无法回答、只是黯然的想:“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我快乐”。世俗的、对于“物”的欲望,他完全欠缺。的确,他曾沉迷酒色,和睦的人类社会只能建立在互相欺骗上。之中能开朗的活下去的人,不是笨到什么也察觉不到,就是聪明到学会了麻痹自己。叶藏卡在两者之间。他聪明得恰到坏处——看了清一切,却无法麻痹自己。也许酒色的温柔,正是一种良药吧。
        直到他遇见良子,他似乎又有了一种安慰与平静,死寂之前的平静。在良子被侵犯之前,叶藏把自己的痛苦归于他不能相信、依赖人类的这个个人缺陷。这个信念同时也成了他对于世间、对于人类最后的希望—
—不是人类无可救药,错都在不正常的自己——他一直是这么想而活下来的。当信赖天才好子的信赖被玷污时,他最后一丝希望也随之粉碎。世界上已是一片没有指标的荒野。“难道信赖也是一种罪过吗?”之后,叶藏终于步向完全的毁灭。他没有反抗,所以被关进了在精神病院里、变成了疯子。“不抵抗也是一种罪过吗?”
        太宰用书里老板娘的一句话结束这本小说。“我认识的小叶,个性率真,为人机灵,只要他不喝酒的话……不,就算喝了酒,他也是一个向神一样的好孩子。”叶藏丧失作为人类的资格,不是因为他卑贱丑陋,而是因为他像神一样高尚。他只是一个在现实中并不存在的纯粹的人类,因为太过纯粹,而被丑恶的人类社会扼杀。对于神来说,人间无疑是个地狱,因为在心里埋葬着最绝对最纯粹的理想论,所以才更加无法忍受着世上的丑恶。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这的确是最精彩的悲剧,却不单单是故事。

﹌﹌﹌﹌﹌﹌﹌﹌﹌﹌﹌﹌﹌﹌﹌﹌﹌﹌﹌
这边也存个档。
这不是我写的,我也没有作者授权,我也不知道作者是谁。
总之,权侵必删。

——我会讨厌你,我会恨你,只因你如此贪婪的将我的爱全部占据。

       我会答应你的表白,仅仅是因为你这个人没有给我带来那种似曾相识而又令我厌恶的感觉。
        所以,当你给我带来那种令我厌恶不已的似曾相识的时候,
        我们也就到头了。
        我最聪明又最愚蠢的挽歌呦。

对于唐七抄袭这件事,说实话,我也看过三三十里,看完后的反应是这样的:卧槽,她这本书和我粉的大风刮过太太写的桃花债好像啊。我去百度后发现的就是唐七抄袭大风,我几乎是瞬间路黑转职黑。
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抄袭,不管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抄了,我就是反感。
要知道网友并不是逮个人就喷,他们可以称得上是友好的,是非常暖心的小天使。
如果你的书纯原创的话,他们会将你硬和另一个人的书扯到一起?如果会,那我就呵呵了。
所以说,唐七真的是自己作,好了,我还要去心疼我当初眼瞎买屎里淘花的书券……
当初年少气盛不懂事,我要是能穿回去肯定骂自己眼瞎。

【太中】因情而死

*就是要虐哒宰
*死亡捏造有
*敦芥出没
*青花鱼是不会说他是什么时候爱上中也的
*小生看原作中仙气飘飘的青花鱼不爽,于是写了一个有点懦弱的青花鱼
*一言不合就放回忆杀(不)
*ooc预警
*私设众多
*以上如果没有问题就可以开始咯~
*想做一个殉情而死的人…………

4月29日——
中原中也死了。
死于没有人间失格援助的污浊的忧伤之中。
中原中也只触发了30分钟的污浊,便在港口黑手党医疗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两天,森鸥外主刀,却也还是没有抢救回来中原中也的命。
可也好歹留了个全尸。
太宰治听到这个消息时,脸上无悲无喜,淡漠一片。仅有眼神透露出一股极其强烈的悲哀与死寂,但很快的又被虚伪的温和遮掩住。转头又向中岛敦开玩笑,“那个蛞蝓矮子终于死了。”
中岛敦永远忘不了太宰治那一瞬间的眼神,那是连死亡都无法诠释的悲哀与死寂。悲哀到了骨子里,也死寂到了骨子里。
中原中也将被那些昔日死于自己手下的哀魂引领着通过火照之路,路过三生石,踏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转头忘了自己,再接受十殿阎罗审判,入轮回,再开始,来世又指不定变成什么样。
那时他还会记得一个名叫太宰治的人么?太宰治不敢想,他怕他会哭。
第二天——
太宰治翘了班,去花店买花。国木田独步他们难得没有拦他,他们都知道——那个消息对太宰的刺激有多大。
太宰治倒是淡定的很,仿佛昨天因为那个消息而露出那般悲哀死寂的眼神的太宰治是个幻觉——
国木田,与谢野,乱步,社长,谷崎……我没事啊——我早已习惯了失去。
太宰治选择了蓝色的鸢尾和黄色的郁金香,因为——“蓝鸢尾和黄郁金香很像他的眼睛和头发啊。”
他抱着鸢尾和郁金香,慢悠悠的踱着步港口黑手党医疗部走去。
无人拦他,只因中原中也死了。整个港口黑手党都忙着给他准备葬礼。
太宰治到了属于干部的VIP病房,推开门,病床上的中原中也静静的躺着,脸庞苍白而无生气,徒留一具空壳。
太宰治将花放在他脸旁,尾崎红叶早就挥退了闲杂人,尾崎红叶也退了出去。
太宰治拉开椅子,坐了下去,絮絮叨叨的对着
中也讲。
“呐,中也,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时你拿着帽子,睁着蓝眼睛,站在红叶大姐振袖下,戒备的看着我。我和Q站在森先生身边,我浑身绑着绷带,右眼也是,左脸粘着纱布。左手被我折了挂在胸前……我们被带走时,我们相互扭头看了一眼…”
“后来,我称你为蛞蝓,漆黑矮人,小矮子,万年一米六,你骂我为青花鱼,女性公敌,横滨交际花,绷带浪费装置……我们那时候没少打架,我总是被你打的鼻青脸肿。第二天我还是习惯性的去惹你,你也依旧把我给打的鼻青脸肿……”
“后来,我有了两个朋友,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我们经常在一家酒吧里喝酒,我经常向他们抱怨你总是太暴力,经常把我打的鼻青脸肿。这时安吾总会吐槽我,织田作只是在一旁笑……”
“后来,你被派去镇压势力。森先生下定了决心将我赶走,织田作被设计与纪德战斗,织田作死前要我去救人的一方……我叛逃了……”
………………
太宰治絮絮叨叨的讲,一直讲到他们22岁——
“……22岁,你于我先死了。”
太宰治俯身,连绵细密的吻落在中原中也的脸上。
太宰治走了,在病房门口,尾崎红叶拦住他“5日后,中也的葬礼。”太宰治答应了一声。
——中原中也的葬礼
太宰治穿上黑西装,披上黑大衣,右眼也绑上绷带,左脸粘上纱布。
他以这副模样去了中原中也的葬礼。
期间,他一语不发,只是久久的凝视的中原中也的黑白照片——
中原中也在笑着,一如既往的高傲。
太宰治在哭,他失去了他的小矮子。
太宰治转身,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太宰治一身酒气的回了侦探社宿舍,倒头就睡,因为在梦中可以梦见中原中也。
——一年后    
太宰治还是到处邀请人殉情,但是在对方答应时,他又转身离去。
他再也不跳楼自杀了,因为再也没有人从另个楼层里跳出来把他踹回来了。
他常常在每月的19日带上中原中也最爱的红酒和他喜欢的清酒,去中原中也的墓碑前。将红酒倒在墓碑上,自己喝清酒,然后坐在墓碑前,絮絮叨叨的讲。讲完后,他总会说一句:“中也,我就快来陪你了。”
他现在总是一身黑西装,肩头披着黑大衣,脸上绑着绷带、粘着纱布。
——4月29日
太宰治一如既往的去了中原中也的墓地。这次不一样——“敦君,我房间里有一封信。于下午5点时打开。”
中岛敦也没放在心上,满心都是龙之介。
太宰治到达墓地,他这次没带清酒。他将红酒倒在墓碑上,又絮絮叨叨的讲了一堆。
他掏出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砰——
太宰治倒在了地上。
中岛敦在5点时打开那封信——
致敦君、芥川君:
        我将于4月19日下午5点之前于中也墓地自杀身亡。墓地我早已买好,中也墓地旁的那块墓地便是我最后的栖身之处。墓碑记得要比中也的高。

                                                                                     太宰治
中岛与芥川赶到时,太宰治脸上还在笑。
——又一年     4月19日
中岛与芥川又一次去了墓地。
“太宰先生还是那么喜欢欺负中原先生。”芥川看着一高一矮的墓碑,感慨道。
“太宰先生要是不欺负中原先生就不是太宰先生了”中岛也感慨道。
芥川歪了歪头:“也对。”

——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呦~(^_^),这是我第一篇双黑粮,感觉不太虐……
总之,请多多指教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