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九

一个话废
迷恋王尔德
一个唯美主义者
想拔源赖光呆毛
此生梦想是成为一个偷心的小偷

夜莺与玫瑰

从前有一只夜莺。
它是一只独一无二的,世间第一只夜莺。
它是白色的。

它是由神用几根天使羽毛,一点点神力造就的。
神留它在自己居住的宫殿。
因此它很骄傲。
它日日为神歌唱。

时间不知过去几几。

它忽地厌倦了这生活。
它向神请求让它在凡间游历一番。
神答应了。

它飞出神殿,飞过大海,飞过高山,最终被一个花园里的黑玫瑰吸引住。
它问黑玫瑰想不想去神殿与它同住。
黑玫瑰只是笑,不过它轻轻的,轻轻的点了点头。
夜莺很高兴。

它衔着花,飞过高山,飞过大海,最终飞进神殿。
它刚想把花递给神,请求神给予黑玫瑰永生。
它却悲伤的发现黑玫瑰已经枯萎到了轻轻一碰便碎。
它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流了出来。

神说它可以重新去找一朵黑玫瑰。
它拒绝了神,
它说,
“它驯服了我。”





看了小王子之后的有感而发,当时只是缺一个灵感爆发口,后来我恋爱了,加上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个夜莺为一个学生的爱情用自己的鲜血染红玫瑰,夜莺因此而死,玫瑰却被学生因为女孩的拒绝而扔进下水道里的故事,顺顺溜溜的写下来了

【太中】渡鸦声声寒

/ooc预警
/文风突变
/复健期中,不好吃的粮
/短,真的特别短

中也啊,中也。
你养的那两只渡鸦,你还记得吗?黑羽毛黑眼睛的那两只,被我暗地里扔了无数次却依旧自己飞回来或者被你捡回来的那两只。
它们今天格外的吵闹呐,一声声的叫着,直叫到我心里。
果然,被吵吵闹闹的蠢蛞蝓养大的动物,也和你一样吵啊。

中也啊,中也。
我今天去了日本有名的枫叶林,无趣的很呐,它太美了,完美的令人心生忌惮而又不得不去吹捧它、赞美它。
它太美了,美的张狂跋扈,它也太红了,红的像你的血。
它虽美的张狂跋扈,但它远远不及你肩头的微长。

中也啊,中也。
我今天去海边了哦,要是你看到的话,肯定说我去跳海自杀了。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对的,只不过我要跳之前忽然止住这个想法。
你也不是没有见过我跳海。在我叛逃前,你一脸不耐烦的叼着根烟,在我快死了的时候,你才把我救上来。
我叛逃后,如果遇上你了,我便会撩拨你几句,于是,你按捺不住脾气一脚将我踹下海,又在我快死的时候救我上来,嘴里说着“果然不能让这混蛋如愿”之类话。

中也啊,中也。
我那天遇见了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人哦,中也。她有着蓝色的眼睛和橘色的发丝呢。
我和她是在海边遇见的哦。那时她刚和恋人分手呢,看见她的时候,她可是哭的很伤心的呢。
我应付这样的女人可是很有一套的啊。
我甜言蜜语几句外加一点小恩惠就把她轻松拿到手,嗯,真是天真的女人。
今天我和她分手了,她提出的分手,原因很搞笑——“太宰君是不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吧,我并不是很想当什么替代品,太宰君,分手吧。”
啊啊,真是天真的女人。我怎么会因为你而去找你的替代品呢啊。

……

中也啊,中也。
你养的那两只渡鸦,你还记不记得?如果你问我的想法,我当然是希望你不记得。
它们今天格外、格外的不寻常啊。
不仅没有像你这个蠢蛞蝓一样吵闹,而且呐,我透过它们的行动来看啊……它们可是非常、非常的不安呢。
偶尔叫几声,那声音也是非常凄凉而尖锐,就像夜晚被吓到的、可爱的女性们发出的尖叫。
直直的、叫进了我的心里了呢。
寒彻心脏。

我终于想起来了。
原来你早就死了。
不然你的渡鸦不可能在我这里。
于是我在渡鸦惊恐的声音中。
我饮弹自杀。

﹌﹌﹌﹌﹌﹌﹌﹌﹌﹌﹌﹌﹌﹌﹌﹌﹌﹌﹌
求红心蓝手!求评论啊啊啊!我真的会好好看评论的!